<ins id='d4wvj'></ins>
<i id='d4wvj'></i>
<fieldset id='d4wvj'></fieldset>
  • <tr id='d4wvj'><strong id='d4wvj'></strong><small id='d4wvj'></small><button id='d4wvj'></button><li id='d4wvj'><noscript id='d4wvj'><big id='d4wvj'></big><dt id='d4wvj'></dt></noscript></li></tr><ol id='d4wvj'><table id='d4wvj'><blockquote id='d4wvj'><tbody id='d4wvj'></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d4wvj'></u><kbd id='d4wvj'><kbd id='d4wvj'></kbd></kbd>
        1. <dl id='d4wvj'></dl>
          <span id='d4wvj'></span>
          <acronym id='d4wvj'><em id='d4wvj'></em><td id='d4wvj'><div id='d4wvj'></div></td></acronym><address id='d4wvj'><big id='d4wvj'><big id='d4wvj'></big><legend id='d4wvj'></legend></big></address>

          1. <i id='d4wvj'><div id='d4wvj'><ins id='d4wvj'></ins></div></i>

            <code id='d4wvj'><strong id='d4wvj'></strong></code>

            菩提骷髏珠

            • 时间:
            • 浏览:29
            • 来源:久爱在线中文在观看_久爱在线中文在观看直播_久操线在视频在线观看

            清乾隆年間,錢塘江畔,有個藝苑齋,齋主叫朱景天,是個微雕藝人。
             
            這一年,朱景天憶起跟梅若同的約定,便起身前往梅山。梅山四季如春,坐落在錢塘南側,依托錢塘江水,孕育靈氣自然。這梅山有一寶,乃是珠梅,珠梅酸中帶甘,色澤黃潤,生津利舌,一到采摘時節,梅山上會出現諸多的山戶人傢,肩背簍筐,徒步上梅山采摘。朱景天去時,剛好就是梅子成熟季節,所以沿途會遇到許多采摘珠梅的山人。
             
            山人見朱景天前往梅山頂上爬去,都攔路勸阻,朱景天說他要去梅山頂上的道德觀,與梅若同會面。山人驚呼道:“難道你沒有聽說過嗎?那道德觀前些日子無故引燃一起大火,把一個道德觀燒得是面目全非。至於梅若同,沒有人再見過他,是不是葬身火海亦不可知。大火過後,聽聞道德觀的廢墟上,一到夜晚,時不時傳來鬼哭狼嚎的叫聲,讓人毛骨悚然,你還是擇路而返吧。”
             
            朱景天呆愣住,想不到世事多變,才一年,竟會與道德觀無緣再見。至於鬼怪之說,朱景天當然不信,他謝過山人,仍執意前往,因一心系掛,朱景天上山的決心更堅定瞭,步伐也加快瞭,趕在天黑之前,爬上梅山頂。
             
            落日下的道德觀,真的是虛涼一片。道觀殘骸,不堪入目。朱景天嘆瞭口氣。
             
            正當朱景天在廢墟徘徊時,漸漸暗下來的天空,亂舞著漫天的黑色蝙蝠,先前的道德觀乃是清明之地,哪會有此種腥物所降呢。
             
            朱景天憑著印象,找到道德觀中的一口古井,他執著燈籠,朝井口照去,朱景天與梅若同的約定之物,就埋在這蒼井之中。一年前,梅若同從異域帶來瞭一串菩提珠,恰巧朱景天也在道德觀,梅若同便與朱景天講道:“俗語說‘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這人體內,也是道魔同存,一旦人失掉瞭體內的‘魔’,人必會瘋癲!”朱景天聽得有些糊塗,梅若同拿著菩提珠笑道:“這串乃是攝心珠,不如我們打個賭。朱兄可以把眾生相雕在這七七四十九粒攝心珠上,然後把攝心珠拋在這口許願井中,以一年為賭期,若來井口的許願者皆心口合一的話,這眾生相面目仍存,若是許願者心口皆不一的話,人體內的‘魔’則會被攝心珠擄走,這眾生相將消蝕成一粒粒骷髏珠。到時,誰輸誰贏,便可見分曉瞭。”
             
            朱景天應下這個賭約,便用隨身帶來的微雕工具,在菩提珠上雕瞭四十九個眾生相,皆栩栩如生。梅若同見瞭,也甚滿意,在青燈前供奉過後,這串攝心珠就被梅若同放在瞭井壁磚石的夾層中。
             
            這一年過去,朱景天正想上梅山來看看賭約是不是踐諾瞭,他一直確信天不欺善,他要跟梅若同論個長短。
             
            沒想到的是,道德觀竟成瞭這般模樣,四野荒蕪,除卻空中亂舞的蝙蝠之影,隻餘朱景天孑然一身,執著一隻燈籠,探在幽暗的井口。朱景天想摸出那串菩提珠。
             
            突然,井中溢出瞭古怪的聲響,猶如鬼哭狼嚎,在這空曠的梅山上,讓人毛骨悚然。到底是什麼東西呢?難道這口許願井中有鬼嗎?
             
            朱景天不相信,他晃瞭晃燈籠,探著古怪的叫聲,往井中一觀,這一觀,朱景天差點兒跌下井臺,枯井中竟然有數十個骷髏,在發出陰森森的恐怖叫聲。一晃骷髏又不見瞭,難道是幻覺嗎?朱景天想起山人所說的鬼哭狼嚎,估計來自這口許願井。
             
            他摒棄雜念,探入枯井,在當年梅若同安放菩提珠的地方,抽出瞭木盒子。當朱景天打開木盒,他愣住瞭,梅若同的話應驗瞭。四十九粒攝心菩提珠,變成瞭四十九個骷髏珠。朱景天匆忙把菩提珠放入木盒,夾在腋下,趁黑夜離開瞭梅山。
             
            朱景天一回到藝苑齋,人就病瞭。這天,日上三竿時,藝苑齋來瞭一個瘦小的書童,朱景天把書童請入門內。書童端詳瞭朱景天大半天,這才從貼身懷中,掏出一封書信和一隻搖鈴來,遞給朱景天:“這些東西,是一個老道人囑我一年後交給藝苑齋的主人朱景天的。”
             
            梅若同在一年前早就寫好瞭這一封書信,大意是:若菩提攝心珠腐朽成骷髏珠的話,一定是攝心珠奪走瞭不誠之人的心魔,四十九粒攝心珠,該有四十九個失去心魔之人。你隻需找到失去心魔之人,把屬於他的那粒攝心菩提珠放於他的掌心。
             
            這一切,果如梅若同所講,還隻是虛幻的呢?梅若同給朱景天指引瞭一條路。梅若同要朱景天扮作遊方郎中,遊街串巷,找尋丟失心魔之人。那失卻心魔之人,定是瘋瘋癲癲之輩,但一聽到搖鈴聲,會安靜下來的。
             
            朱景天與梅若同的一個賭約,竟然有這般“毒”!朱景天無奈之下,隻好喬裝改扮,行頭一換,身穿青衣袍,肩挑一隻小木箱,左手搖銅鈴響叮當,右手執幡,儼然成瞭一個走街串巷的郎中。
             
            朱景天來到廟戲臺下,這兒三教九流最是密集。朱景天郎中打扮,倒也吸引瞭不少趕集的人。一些好事者,就圍住朱景天,問他是不是啥病都能治?朱景天用手指瞭指經幡上的字:瘋癲本無藥,菩提攝心珠!代指專看瘋癲之病。
             
            巧的是,一個瘋癲的漢子,也跑到瞭廟戲臺下,看熱鬧的人,都知那個漢子叫懶二,本是東門街的屠夫,不知在一年前為何就得瞭瘋癲,豬也殺不得,他老婆帶著兒子另嫁他人,隻留下他一個人孤苦伶仃,失魂落魄地在街上遊蕩。
             
            眾人便把懶二拉到朱景天的經幡下,對朱景天道:“若是能醫好他的瘋癲癥,你便是神醫!”朱景天看著懶二流著涎水,口中嚷著怪怪的語言,一個原本五大三粗的漢子,卻瘦得如皮包骨頭,空有一副屠夫架。
             
            朱景天腦中並沒有行醫的概念,他隻得對著懶二搖瞭搖銅鈴,那懶二聽瞭搖鈴聲,竟閉瞭臭嘴,人也如木頭人一般安靜。朱景天心底有譜瞭,莫不是懶二就是被攝取心魔之人?於是,朱景天趕忙取出菩提珠,在四十九顆菩提骷髏珠中,果然有一顆珠子與眾不同,竟會跳躍,朱景天讓懶二攤出臟手掌,珠子就放在懶二的手掌心,眨眼之間,懶二掌心中的骷髏珠子,竟然消失瞭,隻剩下一堆珠子腐化後的粉末,被風一吹,露出手掌心的一個骷髏圖案,那珠子像是遁入瞭懶二的手掌心中一般。
             
            懶二竟在眾目睽睽之下,恢復瞭人樣,他見那麼多人圍觀他,罵罵咧咧支開人群,卷起袖子,大甩步走瞭。眾人記得一清二楚:懶二的瘋癲癥好瞭。
             
            “神醫!”眾人舉起大拇指,誇贊朱景天的“醫術”!一傳十,十傳百,十裡八鄉,都知有個專治瘋癲的神醫。
             
            幾天時間,朱景天輾轉各地,就為那些曾去梅山許願井“口是心非”的許願者,送回瞭屬於他們的骷髏珠,也一一治好瞭他們的“瘋癲癥”!
             
            現在,朱景天的菩提攝心珠隻剩一粒瞭,這一顆骷髏頭,與送出去的那些人頭骷髏不同,是個女的。這顆骷髏珠的主人在哪呢?
             
            朱景天剛下瞭客棧,來到大街上,突然一頂轎子在面前落瞭下來,走下瞭一個後生,朱景天一眼就識破眼前人乃是女扮男裝,隻見後生行禮道:“久聞神醫大名,錢塘柳公館有請神醫,有事相求。”後生把朱景天請上轎。
             
            轎子停落處,正是錢塘柳公館。朱景天被帶到一間密室,這密室裡竟然關著一個瘋癲的女子,隻見那女子散著亂發,嘴裡哼的是不知名的歌。
             
            後生乃是個丫環,而此位瘋癲的女子,正是柳公館的千金小姐,因一年前去瞭一趟梅山後,柳小姐便瘋癲起來。柳員外礙於面子,請瞭數位醫生,就是醫不好柳小姐的病,無奈之下,隻好把柳小姐關在密室,不讓她敗壞瞭柳傢的門風。這次,聽說神醫的大名,丫環便私下瞞著柳員外去請朱景天。柳小姐成為瘋癲算壞事,也算好事,原來,柳小姐被知縣公子看上,知縣對柳員外威脅利誘,迫使柳員外答應瞭女兒的婚事,並在知縣公子的陪同下,讓女兒上梅山燒香,在許願井邊,柳小姐違心地許瞭一個願,惹怒瞭埋在井中的“菩提攝心珠”……朱景天把最後一顆骷髏珠放在柳小姐的手掌上。
             
            朱景天把四十九粒骷髏珠,悉數歸還瘋癲之人,讓他們又恢復到正常人。
             
            至於梅山上的道德觀,為何成瞭一片廢墟?原來,梅若同發現瞭井壁中的菩提攝心珠變成骷髏珠,就已明白,他和朱景天這一賭,竟闖下禍來,梅若同夜夜被菩提骷髏珠飄出井外的恐怖聲驚擾,又因某夜一隻耗子,撞倒油燈,引燃瞭道德觀的大火,梅若同竟沒能從火中逃脫,幸好他早就送瞭治“瘋癲癥”的方子給朱景天。

            猜你喜欢

            “臺宗六祖”釋智威的故事

            智威(?~680),俗姓蔣,唐代縉雲縣金竹人。他是中國佛教發展史上第一個最具中國特色的佛教宗派——天臺宗的第六代大祖師。智威道行高深,故時人敬稱之為&q

            2020-06-14

            牡丹文化

            牡丹使者牡丹文化是中國古老文化一個組成部分。中國文化源遠流長。而中國牡丹也伴隨中國文化早在公元8世紀傳入日本。到瞭18世紀傳入英國,種在邱園,以後又從上海引去30多個品種。以後

            2020-06-14

            梁祝

            "蝶盟良緣一朝訂,心若磐石永不移".千百年來傳頌不息的"梁祝"傳說與"白蛇傳"、"牛郎織女"、&

            2020-06-14

            包公考子

              包公一生清正廉明,鐵面無私。這年,包公告老還鄉,他吩咐傢人悄悄收拾瞭行囊,連夜雇瞭一條船,順流而去。  走到半路,包公的船被一條大船

            2020-06-14

            土匪報恩

            明朝宣德年間,彰德府慶陽鎮有個商人叫萬應齋,他聽說京城佈匹漲價,就用全部銀兩買瞭十車佈,準備做趟大買賣,賺些錢後就把生意歇瞭,好好享享清福。為瞭趕路,他和夥計們半夜就起程,天剛

            2020-0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