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dihwj'></i>
    <ins id='dihwj'></ins>

  1. <tr id='dihwj'><strong id='dihwj'></strong><small id='dihwj'></small><button id='dihwj'></button><li id='dihwj'><noscript id='dihwj'><big id='dihwj'></big><dt id='dihwj'></dt></noscript></li></tr><ol id='dihwj'><table id='dihwj'><blockquote id='dihwj'><tbody id='dihwj'></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dihwj'></u><kbd id='dihwj'><kbd id='dihwj'></kbd></kbd>
    1. <fieldset id='dihwj'></fieldset>
    2. <i id='dihwj'><div id='dihwj'><ins id='dihwj'></ins></div></i>

      <code id='dihwj'><strong id='dihwj'></strong></code>

          <dl id='dihwj'></dl>

          <acronym id='dihwj'><em id='dihwj'></em><td id='dihwj'><div id='dihwj'></div></td></acronym><address id='dihwj'><big id='dihwj'><big id='dihwj'></big><legend id='dihwj'></legend></big></address>
          <span id='dihwj'></span>

          變身知縣趙文才

          • 时间:
          • 浏览:8
          • 来源:久爱在线中文在观看_久爱在线中文在观看直播_久操线在视频在线观看

            明朝期間,在富源縣曾經有一任知縣,此人名叫趙文才。

            說起這個趙文才,有人說他是個貪污腐敗、壞事做盡瞭的貪官,也有人說他是個為民做主、伸張正義的好官。每逢到瞭單月,趙文才就會顯現出一副貪官的嘴臉來,出入他府上的也都是些貴族老爺和當地的富豪商人。而每逢到瞭雙月,趙文才就又變成瞭一個體恤百姓疾苦的青天老爺,所以很多當地的百姓都會選擇在雙月裡擊鼓鳴冤。

            這天是六月初一,按照趙文才的習慣又到瞭為民做主的月份。早飯後不久,趙文才便喊來瞭縣丞、衙役們,說是要到正在施工的渭河大堤上去看看。

            縣丞毛金寶聽完愣瞭一下,說:老爺昨天下午剛看過渭河大堤瞭啊,金三爺晚上還陪您在艷照樓上喝酒、賞月。毛金寶所說的那個金三爺,是昌邑府金知府的三弟,渭河大堤的工程就是他負責修築的。

            趙文才眼睛一瞪說:老爺我昨天看過瞭,今天就不能再去看看瞭麼?

            渭河大堤上人頭攢動,成百上千的民工正在不停地忙碌著。趙文才等人來到那些民工面前後,停下來問道:你們幹活的時候有沒有偷工減料啊?

            民工們頓時面面相覷,誰也不敢答話瞭。大傢心裡都明白,這朝廷出銀子幹的工程哪有不偷工減料的?

            這時,一個民工抬起頭來用眼睛掃瞭一眼身邊的木樁子。趙文才感覺民工的眼神有點蹊蹺,他於是對身後的衙役們說:去把那根木頭樁子拔出來。

            那木頭樁子深埋於地下,衙役們原本以為拔出來會很費力氣,不想他們隻是搖晃瞭幾下那木頭樁子便被連根拔出來瞭。

            趙文才再一看那根被拔出來的木頭樁子,頓時氣得臉色鐵青——那木頭樁子本應是兩米多長,大半埋在土下的,被拔出來的這根木頭樁子連一米長都不到,完全就是插在土裡做個樣子。連根木頭樁子都如此作假,這工程的質量就可想而知瞭。

            趙文才怒罵道:如此胡作非為,視百姓安危於不顧,實屬天理難容!回府,審金三!

            不過一個多時辰的樣子,一臉肥肉的金三便匆匆趕到瞭縣衙。別看金三走的樣子挺急,但是他心裡是一點都不害怕。金三有個當知府的哥哥撐腰,再加上昨天晚上在艷照樓喝酒賞月的時候,他剛送給趙文才一萬兩銀票。

            果然,趙文才並沒有在衙門大堂裡審問金三,而是把金三喊到瞭書房裡。

            金三向趙文才屈膝施禮後,就要起身。不想趙文才冷著臉說:你就跪在那裡說話吧,我不在大堂之上審訊你,已經是給瞭你天大的面子。你可知道渭河大堤工程關系著下遊十幾萬百姓的生命安危?你可知道偷工減料欺騙朝廷那可是殺頭之罪?

            金三不屑地瞭一聲,心想:你趙文才從我這裡刮走的銀子都快能買走半個渭河大堤瞭,老子不偷工減料又能如何。

            趙文才見金三不屑的表情,怒喝道:本官看在金知府的面子上命你速去將渭河大堤翻工重建。如若再敢偷工減料,危害百姓,欺騙朝廷,到時可別怪我無情。

            金三聽完趙文才的話徹底傻瞭眼,翻工重建那可不是說著玩的,渭河大堤工程耗資近百萬兩白銀,就是把自己全部傢底都賣瞭也不夠翻建大堤的啊!

          走出瞭縣衙,金三心裡別提有多窩火瞭,這趙文才性格多變,如果渭河大堤將來真的出瞭事故肯定會拿自己去頂罪。與其等著被趙文才治罪,不如到哥哥那裡告上他一狀,先把他趙文才治罪打入大牢。

            兩天後,金三在哥哥面前添油加醋地把趙文才事向哥哥訴說瞭一遍。

            不想金知府聽完後並不是太當回事,金知府說:文才雖說脾氣是怪異瞭一些,但總的來說人品還不錯。回頭有機會我說教說教他。

            其實,金三有所不知,趙文才在富源縣裡搜刮走的銀錢大半都送給瞭金知府,遠比他這個三弟孝敬給哥哥的銀子要多上許多。

            心情煩躁的金三跑到怡紅院裡找樂子解悶。怡紅院裡燈紅酒綠、熱鬧非凡,金三正準備讓老鴇給自己找個漂亮的來,就看見不遠處的一張桌子前一個富商打扮的男人正摟著兩個美女調笑個不停。金三再細看那個富商,不是趙文才又是哪個?金三暗想,既然你趙文才不仁,那也休怪金三爺不義瞭。

            第二天上午,銷魂瞭一個晚上的趙文才面帶滿足的笑容從怡紅院裡走瞭出來,剛走到大街的一個拐角處,一輛大馬車便從他的背後飛馳而來。四五個臉上蒙著黑佈的壯漢跳下馬車,他們沖上去將趙文才打倒在地後,用麻袋套住瞭他的腦袋,沒容得他掙紮便將他扔上瞭馬車。

            轉眼七八天時間過去,這天富源縣捕頭李江接到報案,說是有人在渭河裡發現瞭一具死屍。李江忙帶著幾名衙役趕往出事地點,當衙役們將已經被江水泡腫脹的屍體從江水中打撈上來後,將屍體面朝上擺在岸邊一看,頓時在場所有的人都被驚呆瞭。從那具屍體的面貌上看,死者竟然酷似知縣趙文才。

            李江匆忙趕回縣衙,向趙文才匯報。趙文才聽完似乎是預感到瞭什麼,對李江說:快,你快給我前面帶路。當趙文才看到那具酷似自己的屍體後,臉上露出一副極為震驚的表情。趙文才閉上眼睛,過瞭好一會才揮瞭揮手說道:你們驗屍化驗,準備破案去吧……”

            就在這天晚上,金三來到瞭捕頭李江的傢中。幾句客套話過後,金三開始拐彎抹角地打聽起渭河裡那具死屍的事情。

            金三問:我聽說渭河裡發現的那具死屍的面貌,竟然跟趙大人有些相像?

            李江小聲說:豈止是相像啊,看起來簡直就像是一個人。

            金三想瞭想後,若有所思地說:你說會不會死的那個人才是趙大人,現在坐在縣衙裡的是另外的一個人呢?說完,金三拿出兩隻金元寶來遞給李江,說,平日裡李捕頭對我不薄,一點小意思還請李捕頭收下。

          猜你喜欢

          民間故事:風水寶地

          唐河岸邊的鍋灘鎮,平疇百裡,地肥水美,自古以來就是一個富饒之地。大凡富裕之地,最易招徠各方藝人,來此賣藝賣藥賣技術,各顯神通,掙些錢物。這一天,就有一個賣藥的老者,飄然來到瞭鍋

          2020-05-27

          呂洞賓與紹興香糕的故事

             紹興香糕是浙江名點,它的歷史十分悠久。       傳說在很久以前,杭

          2020-05-27

          萬裡江山圖

          拒畫民國時候,北京城有個六爺,任何古玩字畫,隻打眼裡一過,他就知道是真是假,所以得瞭個"一眼活"的稱號,就連洋人都有所耳聞。這天,六爺吃過瞭飯,躺在門前的躺

          2020-05-27

          心靈的疤

          所謂恥辱的傷疤,隻不過是心靈上的一粒塵埃。他手掌的虎口處有道疤。這疤痕是留在他心靈上的創痛和屈辱。十九歲的他,幻想著有朝一日成為名廚,卻怎麼也沒料到,第一天進廚房就挨瞭一刀。那

          2020-05-27

          兄弟做生意

          清朝年間,楊槐鎮有這麼一對兄弟,哥哥叫羅大,開瞭間酒坊,弟弟叫羅二,開瞭間藥鋪。這兄弟倆的生意都做得不錯,也算得上鎮上有頭有臉的人物,可惜平日裡總會為點小事大動幹戈,最終弄得兄

          2020-05-27